夢斷江南 西湖

| 分類:二建情懷 | 時間:2014/11/10 16:40:22 |

龍定波

白樂天詞云,江南憶,最憶是杭州。杭州之美,更把萬千風情集于西湖。

柳絮翻飛的杭州城,大氣、沉靜、雍容,舉手投足間,無不若大家閨秀。到杭州,就喜歡上了這座城市。所住華家池校區,每天早上拉開窗簾,但見柳綿飄飛,垂柳新綠。蘇醒得早的杭州城,凌晨五點,華家池畔的鳥兒已經啼鳴。“閑看兒童捉柳花”,有時漫步校園、漫步華家池畔,就忍不住伸手捉那飄飄蕩蕩的柳花。

這個春季,我看到整座城市在柳絮翻飛,這是一座多美的城市啊。“柳蔭直,煙里絲絲弄碧”,這座現代化的大都市,依然相承著千年文化底色。那份韻致,一脈傳承,就到了今天。杭州,她絲毫也沒有因了沿海城市的開發與發達,而行色匆匆,而珠光寶氣,而妖嬈繽紛。她的人們,習慣了優美,也習慣了優雅地生活。所以,它成了休閑之都。上天真會寵她,給了她佳山妙水,還為她配備了西湖龍井。呷一口龍井茶,就把西湖的綠呷入口中。

也曾兩次夜里來到西湖,月朦朧,夜朦朧,雖見燈火掩映下,“西子”千嬌百媚,但不見青山綠水之容,終不能釋懷。于是,在離開杭州前,再一次,尋訪西湖。

吃過早點,獨自一人,坐上公交車,再緩緩步行到了柳浪聞鶯。

一個人的西湖,可圈可點;一個人的西湖,可歌可泣;一個人的西湖,優游從容。

柳浪聞鶯處,低徊多時,實“西子”韻致,風情萬種。柳絲拂水處,秀發飄逸;青山凸顯處,曼妙身姿;碧波蕩漾處,喜其溫柔。

記得前一日晨,與同伴往,致景美處,同伴喟然長嘆:如此良辰,奈何竟兩爺們同行!

剛到杭州,一天下午課后,數人來到西湖,沿湖行至斷橋,雖天色漸晚,而兩旁紅白相間的鮮花正自繁盛,伴了一片碧綠,行走斷橋,雖有絲絲寒意侵襲,也不愿歸去。

過雷峰塔,至蘇公堤。蘇堤即當年東坡所建,東坡筑長堤,自南之北,橫截湖中,夾植桃柳,中有六橋。蘇堤也為西湖一勝景也,煙波浩渺,綠林蔭蔭,游船悠然。而位于南端的蘇小小墓,竟長存數千年,不禁感嘆。南齊名妓蘇小小,張岱謂其貌絕青樓,才空士類,當時莫不艷稱。蘇小小的一段愛情故事,也千古流傳,并見小小有詩云:妾乘油壁車,郎跨青驄馬。何處結同心,西陵松柏下。如斯,一個青樓女子,芳名千古流傳,其墓人人瞻睹。

柳浪聞鶯處的留連過久,蘇堤只好匆匆而行,因為下午要返回昆明。

車內回望西湖,總想起“欲把西湖比西子”。樂天問,山寺月中尋桂子,郡亭枕上看潮頭。何日更重游?

(作者單位:公司人力資源部)

 

北京快乐8走势图彩经网